二维码用手机扫描二维码进入
保存到桌面-主站-投稿入口
当前位置:主页 > 女性天地 >

金华协警执勤时遇惊险一幕 被违章轿车拖行十多

2015-11-14 14:42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    阅读:次    我要评论

分享到:更多分享
王佐被高速拖行十多米后,被甩在地上,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。

  昨天一大早,一段场面惊险的视频在金华的朋友圈传开了。

  视频记录的,是前天下午晚高峰时发生的事。一位协警在路面执勤指挥交通的时候,发现一辆轿车逆行闯单行线,他刚将车子拦下,哪知道轿车却突然加速。这位协警害怕被高速行驶的车轧到,只好死死地趴在轿车开着的车窗上。轿车冲出去十多米后,协警被甩下,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。

  钱江晚报记者联系到这位协警,他叫王佐,是一个5岁孩子的爸爸。他说,当时就是一瞬间的事,自己还没来得及害怕,脑子一片空白,心想那些只在新闻里发生的事,怎么会被自己碰上。“你们能不能把(视频里)我的脸打上马赛克?我怕家人看了担心。”昨天下午,在家休息的王佐对钱江晚报记者说。

  现场还原:被甩倒在地,协警坐在地上愣了好一会儿

  这段34秒的视频,来自于金华市区新华街与解放东路交叉口的监控探头,这里是金华的闹市区,时间是下午5点18分左右。事发的新华路是一条单行线,只允许机动车自北向南行驶。在视频中,一辆白色小车却从南向北慢慢开了过来。

  这时候,一名协警鸣笛走上前,把车子拦停。没想到,协警和司机还没说几句话,车子忽然发动,带着协警一起消失在视频监控中。

  从另外一个视频监控可以看到,白色车子发动以后迅速右转,往旁边的中华广场方向开去。当时,民警就趴在车窗上,直到车子右转,在解放东路的斑马线上被重重地甩倒在地。他坐在斑马线上愣了好一会儿,白色车子则迅速逃走。

  “当时他停车时,车身有些斜,所以加速的时候车子也是斜着开的,我站在车窗那里,感觉车子就要轧到我的腿了,还好他的车窗玻璃是摇下来的,我下意识地趴在车窗上。”视频中的协警名叫王佐,他说,当时耳朵里只听到汽车“轰轰”的声音,感觉油门都踩到底了。

  车子开出十米左右,王佐被甩了下来。那时候,路口是绿灯的,周围的车子和行人见状,都停了下来。因为那辆车逃得太快,王佐回过神来,也只记住那辆车车牌的前面三位,后面的数字还是路边一位阿姨告诉他的。

  涉事司机林某在随后被拦下,因为涉嫌妨碍公务被调查,车辆和驾驶证被暂扣。他对于忽然加速的解释,居然是太惊慌了,后来干脆辩称,自己没看到车窗上“挂”着一个人。

  每天工作十多小时,经常不被理解这份工作真心不容易

  被拖行十多米,王佐摔下来的时候双手掌擦伤,到医院治疗以后就回家休息了。联系上他的时候,他正在家休养。

  王佐今年30岁,是一个5岁孩子的爸爸。

  王佐是4年前当上协警的,他说自己热爱这份工作。他所在警组,是大队里最忙的一个警组,辖区范围是金华江北商业区最繁华区域,事故从早到晚不断,到了下半年时时都是高峰。而王佐负责的路口,也可以算得上是警组里最难管的路口,四周都是商场。

  车流人流多,管理起来自然难度更大。新华街还没有实施单行的时候,银泰停车场入口经常因为停车场停满进不去,很多人根本不管前面什么情况,固执地要在路上等。

  “我们和他们好好解释,结果司机会反问一句‘我为什么要走,我要停车’。”王佐说,有些司机你和他说多了就开始骂人,还有一些根本不管你是不是站在车前,作势就要踩油门。“不过他们也不会踩很重,就是想把我们逼开再硬闯进停车场。”王佐总是怀着善良的想法,遇到能理解他们的司机,就会觉得很欣慰。

  商业区警组和其他路口协警不同,这个警组每天的工作时间需要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9点甚至9点半,路口附近的所有交通问题,都需要配合处理。所以司机的一个小配合,对他们来说就可以少一点工作量。

  交警中队的领导说:我要“批评”他,自我保护意识不够

  “他在工作方面一直以来都是积极负责的,不过我作为他的领导,等他回来要批评他。”王佐所在的城东交警中队中队长陈颜平叹气说,“前两天,我还专门强调过要加强自我保护意识,(做得)还是不够。”

  陈颜平说,队里平时会给协警强调自我保护,毕竟在路面工作,难免会遇到突发情况,不过像这次这样疯狂的(驾驶员)也是少见。

  对于王佐,同事的评价都是工作认真。王佐从十月份开始痛风,有一阵子甚至住了院,但是城东中队辖区基本都在闹市区,仅有38名协警,每个路口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根本没有多余的警力。

  他住了近一个星期医院,知道路上实在是忙,就开始一边治疗一边上班。“忙的时候在路上,相对空的时候同事会帮我顶替,我再去医院。”王佐说起这事,也是轻描淡写。

  事情发生以后,王佐默默回了家,却不敢和家里的长辈说什么。

  昨天,那段惊险视频曝光后,各路媒体记者都来采访。王佐不愿意提供正面照片,甚至请求记者,能不能把视频中他的脸打上马赛克,更不要写他的名字。他有些犹豫地说,“我怕家里长辈看到,担心我的工作太危险。”

回到顶部